为孤儿们找妈妈

2014年05月09日   编辑童童

 

天使的爱 寻找一个家

3岁的党庆杨2013年8月底,一对美国夫妇,辗转来到北京昌平北七家镇东三旗村,一个写着“天使之家”的院子。

他们是来接黄皮肤的“养子”,早前已在网上选中——3岁的党庆杨。他被抱到美国夫妇眼前时,严重内翻的马蹄足刚做完手术。

天使之家是一个为孤儿提供手术、康复、护理的寄养机构。党庆杨这里的第122名孩子,大部分孩子都像他一样,患有先天性疾病。

天使之家创始人邓志新说,孩子很敏感,3岁以上会出现各种心理问题、性格问题,无论机构多么努力,始终缺失正常家庭的那种温暖。

相比较生理上的疾病,更坏的疾病——莫过于被遗弃。这是一种“不治之症”,哪怕是不经世事的孩子,一旦孩子意识到自己是被遗弃的,就很难有被治愈的一天。她希望天使之家每一个孩子,能像党庆杨一样,最后找到自己的家,有父母疼爱。

而当他们找到真正的家之前,庆幸的是,他们拥有“天使妈妈”的爱护,无比重要的爱。

 

天使的爱 不分年龄和性别

像彼时的党庆杨,大概不知道自己要成为美国人,也没有因为要有爸爸妈妈而高兴。相反地,他拼命挣扎,放声哭喊,眼里噙着大颗泪珠始终看着一个人,两只手举着举着要他抱。

党庆杨看着的,就是他最爱的哥哥——党运武,一位出生于89年的青年。

“我也是一名孤儿”党运武说,但他特别骄傲和自信,“我的爸爸(山西运城福利院院长张占印)比很多爸爸妈妈都好。”在他十一二岁时,他的“爸爸”因病去世,但他心中始终有“爸爸”的爱。

25年前,因为左手长得像小脚趾,党运武被遗弃在山西运城福利院门口。他说:“老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就有一点缺陷嘛,怎么就把我给扔了呢。”

3年前,党运武从山西运城福利院把党庆杨接到天使之家。他自然对这个弟弟偏爱有加。周末会带他去天安门、动物园,而党庆杨尤其爱粘着这个哥哥,总是张开双臂要哥哥抱。

不知道许多年后,党庆杨是否还会记得曾经如此疼爱过他的“哥哥”,能否像哥哥爱爸爸那样,爱党运武。

其他保育员阿姨,提醒党运武走开,不然党庆杨看到他会哭闹不停。党运武就躲到门外,抹着眼泪偷瞄着美国夫妇带走了他的弟弟。

“到现在我还会希望,有一天,有人能把我领走。但是我知道,这不可能了。”党运武用25岁男孩成熟的嗓音,低低地、慢慢地,说道。

天使的爱 不计报酬

刚到天使之家工作,党运武每月基本工资1600。具体打到卡上多少钱,党运武说不上来。问他会不会梦想自己很有钱,他说他也想过,但只要每天“跟自己一样有残缺,一样是孤儿”的孩子们在一起,他就很开心,其他不重要。

现在,在天使之家工作的保育员、早教员、后勤,共有22位。他们24小时照顾小朋友的生活起居。虽然每个人的工资仅2600元(另外还有五险)。但这部分开支,仍构成了天使之家,这家靠民间零散捐款支撑的孤儿寄养点,最大的支出。尽管天使之家的孩子,未来可能会有家,3岁前的记忆也可能模糊不清。但这份原初的爱,将伴随孩子一生。

项目预算

天使之家目前有22名护工,一个人平均2600元工资(不包含接近700元的五险费用),天使之家为每人实际支出3300元左右。22名护工一年的工资支出约为871200元。

项目执行和反馈

邓志新(“天使之家”的创建者及主要负责人之一,大家都亲切地称她为“邓姐”。她有一个已经9岁的女儿,曾经还是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高级审计经理和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她同时拥有CPA和ACCA资格,最想实现的愿望就是“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尽快拥有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