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需要的幸福-by 日本广岛大学李佳琦

2016年09月18日   编辑孙莹

封面图片

  八月八号,我开始了自己的义工生活。在天使之家的日子虽然很短暂,但对我的触动很大。

  我大部分的时光和小宝宝们一起度过。他们还不会说话,有的还不会走路,但是他们拥有最明媚的笑容。还记得第一次到小朋友的活动室时,我刚坐下他们就从四面八方爬过来,他们会亲热地爬到我怀里,也会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故意大声哭起来,他们和孤儿院外的孩子们没有区别,他们渴望爱,有时也在老师、志愿者面前撒娇“争宠”,也会因为争夺玩具和其他小伙伴打闹。这些孩子中,给我留下最多印象的是一位叫丰光丽的小女孩,做义工的最后的几天,我总是陪在她身边,给她喂饭,抱着她看动画片,在院子里和她玩耍,慢慢地我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羁绊:每次我刚刚进入活动室,丰光丽总会带着灿烂的笑容向我爬过来,抱着她的时候,她小小的身体那么脆弱但那么有活力,我为她的不幸心疼,但我能做到的也只是这几天的陪伴。之前的我总是对“为社会贡献力量”这种话嗤之以鼻,觉得太过冠冕堂皇一本正经,现在我终于明白所谓“贡献”的动机必定是“被需要”。“被需要”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满足别人的需要所带来的成就感让我感觉很幸福,好像自己存在的意义被肯定了。

  而林博文是为数不多的我接触到的大孩子。他因为脑瘫双腿无法顺利地站立行走,但疾病并没有影响他的智力,这简直是最残酷的事:他要赤裸裸地面对自己因病被抛弃的命运。但是博文是我见过最善良最坚强的孩子。有一天晚饭后,我和他坐在秋千上聊天,他向我说起了自己的梦想“长大以后,我想去周游世界闯天下”,他停顿了一下“但是,我的腿不好,走不了这么远”,说着句话时博文的眼神暗了下来,我的心被刺痛,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感觉自己所有鼓励和安慰的话听上去都是这么的无力。一段沉默之后,博文突然抬起头来问我“姐姐,你能替我实现我的梦想,去周游世界吗?”。眼泪一下涌了上来,我扭过头去止住想哭的冲动,然后笑着和他说“好啊,但你也要好好做康复,有一天一定可以自由地跑跑跳跳”。他又笑了笑,露出了和他年龄不符的成熟。那天临走,夕阳把小院染成暖暖的金色,我说我该回去了,天不早了。博文先是拉着我让我再陪他一会儿,但马上又说“姐姐你还是快回去吧,你爸妈该担心了”。这种平常的叮嘱从一个孤儿嘴里说出来感觉特别虐心。在不同地方的孤儿院间辗转生活,承担着身体的病痛和父母之爱的缺失,我无法想象博文的心里会有多痛苦,但他总是很懂事很成熟,会畅想自己的未来,也拥有那么宏大的理想。后来的日子里,博文突然不见了,他的朋友也来向我打听他的去向。问了其他老师,我才知道他回到福建的孤儿院了,要在那里上学,博文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一定能很好适应学校的学习生活吧。希望他可以快乐地长大,希望他的梦想可以实现。

  “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能短暂地陪在他们身边,给他们带来一点快乐赶走孤独,我的工作也算是有意义了吧”我默默想着,坐在早高峰拥挤压抑的地铁里穿越北京,穿越满眼都是漠然疲惫。但我却能在天使之家看到孩子们最明丽的笑脸,也许我才是被治愈的那一方啊。

  衷心祈祷他们都能到新的家庭里成为最幸福的“天使”。